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精算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精算之家 精算门户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

古镇奇人 穿竹裙的 “精算师”

2017-5-5 13:00| 发布者: 精算达人| 查看: 1040| 评论: 0|原作者: 遥 云|来自: 深圳特区报

摘要: 每天清晨,古镇十字街热闹非凡,尤其是十字街路口,四乡农民把自己种的养的,赶个大早放这里出售。镇民们在这里东挑挑西拣拣,一番讨价还价后,成交。问题是当时的货币小到几分几厘,买卖双方尽管同意成交,可往往因 ...
每天清晨,古镇十字街热闹非凡,尤其是十字街路口,四乡农民把自己种的养的,赶个大早放这里出售。镇民们在这里东挑挑西拣拣,一番讨价还价后,成交。问题是当时的货币小到几分几厘,买卖双方尽管同意成交,可往往因为那几分几厘不懂算,就胶着在那里。

不怕的,一两分钟后,精算师来了——这是古镇一奇人,只见他头戴老式账房先生的帽子,身着武大郎的标志性竹裙,双手插在袖筒里,嘴里振振有词地过来给算账了。没有算盘,也没有火柴梗,他用嘴巴叽里咕噜地把一些数字来回倒一边,就能把买方要给卖方支付的价钱,分毫不差地倒了出来。

那时一分钱可买一粒糖,计算中的四舍五入就十分重要。每当有那么一笔交易,在十字街口的所有人都无法精确计算出价钱时,这位精算师几乎都能神速出现。

镇上没有人怀疑过这位精算师的计算。镇上也没有人能说得清这位精算师的来历。来来往往的人都叫他“丫头”,为什么?没有大人回答我这个问题。

因他每次计算完成后都要用一句“夯不啷当”作为结束语(当地话“总共”的意思),我就把他称呼为“夯不啷当”。而他是个男人,我不忍用“丫头”这个称呼女孩的用词,当作他的名字。

有次,我又随外婆到十字街口买菜了。曾是店老板的外婆,和卖鱼的盯着称秆,怎么也算不清几分几厘的差价了,不远处的“丫头”发现状况,立马上前。他看清了秤砣压在秤杆上那个小点点,嘴里马上唱票一样拉起调调,加减乘除一倒腾,再一个四舍五入,“夯不啷当”把总数分毫不差计出。外婆分毫不差付钱。

我问外婆,“夯不啷当”算不算数学家。外婆好像没听懂,拒绝回答。外婆是不是懊恼了?因为外婆是公认的从前很会做生意的老板娘,但她也算不过“丫头”喔!

这个精算师“丫头”,这个“夯不啷当”,是古镇早市上的“云计算”,他被人们需要,是古镇市场经济秩序的维护者——除了早市,一天里大街上只要有买卖,他的身影很少缺失。可是,这座古镇对他好像不那么温情,当他帮助买卖交易双方完成计算后,没见有人给他一分一厘报酬——也许是我没看到,也许他们家人不让给;当他嘴唇发紫、眼珠翻白,眼见得要在大街上晃荡晃荡倒下时,只有少少几个人对他说:“丫头,快回家!”

这个“丫头”,这个“夯不啷当”,我儿时眼中的数学家,他定格在我脑中的形象,就是一个40上下年纪的旧式账房先生,奇异的是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,不管是什么职业,已经不可能有从前账房先生的穿戴了,特别是那条竹裙(应该叫足裙,因为其裙边及脚),真正是旧社会的产物,而当这样的人,出现在古镇新式社会的大街上时,就有了一种鲜明异常的“穿越”感。

想想,古镇为何对“精算师”如此“薄情”?很简单,他是被当作异类的,确确实实,古镇那年头的异类不少,除了自产的,还有从北京上海省城等等大都市往这里送的,等待他们的命运,就是悄无声息地从地球上消失,不再牵累在大城市的家人。

至于“夯不啷当”是怎么在古镇消失的,没有任何人告诉我,在我长大成人离开古镇前,记忆中的这位“精算师”,是没有夏天和冬天的,只要一出现,百年不变的穿戴,倒是洗涮得干干净净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相关阅读+更多
养老金缺口如此大,养老险企如何发力
世界经济论坛(WEF)近日发布一份关注全球养老金危机的报告称,2015年至2050年,人口老
区块链+机器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不玩
  5月26日,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(下称“信美相互”)正式开业并签发了首批保单,这
阳光保险亮相英国精算师协会亚洲区域年会
北京2017年5月16日电 /美通社/ -- 5月11日至12日,英国精算师协会(IFoA)2017年亚洲
全国社保精算数据指标体系研讨会在潍举办
 5月11日,全国社保精算核心数据指标体系研讨会在我市举办。来自全国各地的社保专家认
动态
    国外

      最新评论

      Archiver|手机版|精算之家    

      GMT+8, 2019-10-19 06:17 , Processed in 1.18750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      Jingsuanzhijia! X2.5

      © 2014-2015 jingsuanzhijia Inc.

      回顶部